气象观察

“写自己喜欢的,做自己该做的”

写东西完全随心,cp不会固定

❛ 原创-同人-英翻 ❜

近食西陆/🐱🐭

【顾晚】今夕何夕·白马照青衣(第二卷)03

小顾啊小顾,朝扣富儿门,暮随肥马尘T T幸而她会懂你


第二卷 何夕 

03.

自打那日从汴阳坊回来,傅晚晴每日因忙于替人看诊,对顾惜朝的行踪去向也渐渐没有了挂念。

王员外家仍没有结在李家医馆赊下的账目,李大夫心灰意冷,每日愁眉苦脸。

“今天怎么没去催债?”傅晚晴来到柜面打探,胡七苦涩一笑,摇了摇头:“师父对这事一直如鲠在喉,这次……我看他打算就这么算了。”“这怎么行?”她皱起眉头,“赖账不还,哪里还有信用?”说罢,她扭头去唤正在门斗招呼病人的小厮:“桂子。”

被唤作“桂子”的小厮闻言走到跟前,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,说话结巴:“傅……傅姑娘,何、何事...

【顾晚】今夕何夕·白马照青衣(第二卷)02

第二卷 何夕 

02.

黄金鳞领着十八尊紫羽箭箭队从练场回到相府已是酉时,简单吃过晚膳,他回房写了封信,又拿着回来路上买的一支玉簪子,叫来贴身小厮。

“唐远,将这两样东西交给小娘子。”

被唤作唐远的小厮应声接过,退到廊头,见信封写着【吾妹晚晴】,不由得为自家主子叹起气来。

相府上下人人都知黄金鳞对他表妹自小一片痴心,可傅晚晴从不领情。

唐远摇了摇头,自打傅小娘子失意于四大名捕的铁二爷,黄金鳞一有机会便买些女子喜爱的小玩意儿回来送她。每每接到这个差事,唐远都愁着个苦瓜脸,傅小娘子身边的女使罗玉早见他不顺眼,每回去绣楼送礼,她都不给自己好脸色看。

这可不,他一出现...

【顾晚】今夕何夕·白马照青衣(第二卷)01

第二卷 何夕 

01.

自那日傅晚晴从神侯府回来,不久后朝廷就传来铁手离京查案的消息。那一天,傅晚晴将自己关在绣楼,拿着那两片柳叶盯了一天,次日一早,便将那柳叶收进帕里,吩咐罗玉拿到阁楼的旧物柜去了。自那之后,傅宗书再没见她提起一句和铁手有关的事,只是偶尔去绣楼发呆,其余依旧一如往常,没有变化。

某日,傅晚晴例行出门,上了厢车,去固定会去的医馆看诊。

一进李家医馆,柜面的医徒立马咧嘴笑开,急忙走到里间通报李大夫:“师父,傅姑娘来啦!”

“嗳,阿七。”傅晚晴将手中装着汤剂的瓦罐放在柜上,“前两日来这儿看病的严老先生在不在?”

胡七闻言立马出来应答:“在!他老人家之...

【顾晚】今夕何夕·白马照青衣(第一卷)07

第一卷 今夕 

07.

中秋夜,京城比平日更加喧闹,灯火通明,仿若白昼。

“这位客官,您想要点什么?”东边一家卖糕点的小铺吸引了傅晚晴注意,她指着铺台上一笼绿豆糕问道:“这个怎么卖?”“二十文一笼。”卖家是个满嘴黄牙的老头,头上戴了顶荷叶巾,听口音应是进京做生意的人。

比樊城的绿豆糕还要贵上五文。傅晚晴下意识撇了撇嘴,思忖了一会儿再度开口。

“来一笼吧。”

说罢,她低头掏钱,谁料跟在身后的紫衣青年犹豫了会儿,随即快一步付了账。

“你……”傅晚晴不解,却见青年温柔一笑:“之前说好要谢姑娘的。”

她现在算是看明白了,一味拒绝并不会阻止这人想做的事。

傅晚晴接过...

【顾晚】今夕何夕·白马照青衣(第一卷)06

小顾终于出来了...( :3 )

第一卷 今夕 

06.

黄金鳞见傅晚晴从神侯府出来时已近黄昏,眼看她双目无神的朝前而去,忍不住上前劝慰。

“相爷还在家等你回去。”见傅晚晴毫无半点反应,黄金鳞咬了咬牙,再度开口。

“晚晴,其实,你不值得为他这样。你不知道,我……”傅晚晴蓦然停下脚步,黄金鳞住了嘴,随即讪讪改口,“舅父担心你很久了。”

谁知,傅晚晴只是回头短短看了他一眼,继续往前走去。

“大人,要不要把小娘子拦下来?”身边的随从开口请示,黄金鳞摇头。

“随她去吧……跟上就是。”


傅晚晴就这样毫无目的的一路前行,过桥又到一处...

【顾晚】今夕何夕·白马照青衣(第一卷)05

第一卷 今夕 

05.

两个月很快过去。中秋已至,傅晚晴早早就醒来坐在梳妆台前,唤来罗玉为自己穿衣打扮。

“自打姐姐回来后,每天都是喜笑颜开的,前几日进宫面见皇后,娘娘说您早该这样多笑笑了。”罗玉为傅晚晴梳好青丝,“姐姐今天好像比平日还要高兴,是有什么好事不成?”

傅晚晴对着照子嗔笑:“你这傻子,忘了之前同你说过的话了吗?”

罗玉细细一想,立马反应过来,登时笑得合不拢嘴:“啊,记着了记着了,今儿个月夕,是铁二爷来提亲的日子啊。”

傅宗书这日神色如常的下了朝,身后跟着的黄金鳞步伐缓缓,犹豫再三,这才开口:“舅父……晚晴是不是说过,铁手中秋要来提亲?”“嗯……是有这...

【顾晚】今夕何夕·白马照青衣(第一卷)04

第一卷 今夕

04.

二人自那夜星空下相互坦白后,便踏上了回京之路。

可每离京城近一些,傅晚晴的心情便复杂一分。一来她离家出走的这些日子,爹爹和表哥一定气急败坏;二来她确实舍不得与铁手分别。

想到这儿,傅晚晴不由得忧心茕茕。铁手见状,递来一笼路上买的绿豆糕:“饿了的话就吃点吧。”“谢谢……”

“明日估计就能到榆镇了。”

榆镇是通往汴梁城的必经之路,也是两个月前她初次遇见铁手的地方。

“原来你住在京城。”

铁手第一次见傅晚晴时,看她穿着,以为她是哪户人家偷偷溜出来的女使。而后两人游历江湖,他才发现她随身携带的包袱里装的大部分物品竟是药材,明白她还是位大夫。

现如今又知...

© 气象观察 | Powered by LOFTER